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介绍 > 韩冰

专家简介

韩冰

风采展示

韩冰  心脏诊疗中心主任 主任医师  医学博士后   硕士研究生导师   

1991年毕业于南京铁道医学院医疗系,1994年至1997年在同济医科大学攻读研究生,获医学硕士学位,2005年至2008年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2008年至2010年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做博士后工作,专门从事房颤及室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临床治疗及研究工作。现任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分会第三届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第六届心脏电生理组委员,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心房颤动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生物技术协会心电学分会学术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室性心律失常工作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医学会心血管分会心律失常学组秘书,徐州市医学会心血管病专科学会副主任委员,徐州市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长,徐州市中心医院心脏诊疗中心主任,至今独立或指导他人完成各种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及起搏治疗手术近8000例,手术成功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近年来作为项目负责人,承担了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 徐州市科技局计划项目、徐州市重点攻关项目各1项。作为核心成员,参与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科研基金课题及江苏省科技厅临床医学科技专项课题、,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重大科研项目5项。以第一作者在SCI收录、国家级及省级杂志发表论文16篇。2010年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上海市医学科技奖一等奖各一项,2013年获得徐州市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一项。参加编写《实用心脏电生理学》等多部专业著作。2013年获得中国心律协会“中国心脏电生理杰出青年贡献奖”。



专家门诊时间:周一全天

咨询电话:15305218127

心脏电生理领域的佼佼者
——记徐州市中心医院心脏诊疗中心副主任韩冰

2010-06-26

【专家简介】

  韩冰,徐州市中心医院心脏诊疗中心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博士后。1991年毕业于南京铁道医学院医疗系。1994-1997年在同济医科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获医学硕士学位;2005-2008年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攻读医学硕士及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均为心脏电生理及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治疗。2008-2010年4月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做博士后工作,从事房颤及室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临床治疗和研究。1995年以来共独立或指导他人完成各种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及起搏治疗手术2500例以上。以第一作者在国家级和省级医学杂志发表论文8篇,参加编写《实用心脏电生理学》、《临床心内科讲座》、《房颤导管消融学》等医学专著多部。中国生物技术协会心电学分会学术委员。

  每一位在专业学术领域有所建树的人,都有一段非同寻常的求学经历。

  韩冰,1991年于南京铁道医学院临床医疗系本科毕业以后,分配至徐州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在临床医疗工作中,他目睹了无数心律失常患者疾病发作时的痛苦之状。而当时国内医院大多采用药物治疗,不仅效果不尽如人意,更无法达到根治。瞄准这一危害性大、发病率高的病种,为了给苏北及淮海经济区广大心律失常患者解除病痛,1994年,韩冰考取同济医科大学心血管病专业硕士研究生。

  韩冰在攻读硕士研究生期间的研究方向为心脏电生理学及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治疗,他的导师于世龙教授是国内最早开展射频消融技术的专家之一。3年的读研期间,在于世龙教授的指导下,韩冰熟练地掌握了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技术。毕业后回到徐州市中心医院,他利用所学开始完全独立地开展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手术,手术成功率在99.8%以上,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1997年以来,韩冰独立或指导他人完成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手术2500例以上,居苏北地区三级医院首位。苏北及淮海经济区多家医院慕名前来邀请他前往指导开展此项技术。韩冰还先后在本地区率先独立开展了室性心动过速、房性心动过速、心房扑动等复杂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治疗及三腔起搏器安装等技术。这些新技术的成功开展,使本市及周边地区的广大患者再也不用远赴北京、上海等地大医院求治,让他们不出徐州便可得到国内一流水平的治疗;同时,还为患者节省了时间和费用。

  21世纪之初,一项刚刚兴起的新技术——“房颤消融”引起了韩冰的关注。房颤,一种最为常见的心律失常,其常见症状是心慌及活动后气短,如患者合并存在心功能不全、冠心病等,发生房颤将成为心衰或心绞痛发作的“导火索”;还可导致脑卒中等致残致死性并发症。房颤发生时,因心房丧失了正常的射血功能,血液在心房内淤滞,很容易形成血栓,粘附于心房内壁,一旦血栓脱落,即可引起身体各部位的血管栓塞,而以脑血管栓塞最为常见——临床上80%以上的脑梗塞是由房颤所引起。房颤的常规治疗方法,一是药物治疗,虽简便易行,价格低廉,但总体有效率不高,需长期服用,且不能根治;二是电复律,仅有即刻治疗作用,既不能根治,也不能避免其复发;三是安装起搏器,仅适用于因合并心动过缓而需要起搏治疗的患者,且价格昂贵;四是外科手术,虽然有效率相对较高,但因其必须开胸而创伤大、风险高、恢复慢,让越来越多的患者及其亲属难以接受。房颤消融技术的问世,使房颤治疗不利的状况有了根本的改观。房颤消融治疗具有疗效高、能根治、创伤小、风险低、恢复快等优点,这些优点无疑将为广大房颤患者带来福音。

  2005年,韩冰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原同济医科大学)攻读心血管专业博士研究生,读博士期间在上海市胸科医院心内科主任刘旭教授领导的小组学习房颤消融。该小组在近5年内每年完成房颤射频消融手术例数居全国第一位,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在该小组学习期间,在刘旭教授等知名专家的指教下,韩冰对房颤消融技术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并积累了一定的操作经验,得到了该院心内科专家们的器重。2008年韩冰博士毕业后,出于对他的厚爱和培养,刘旭教授意欲让他百尺竿头再上一个台阶,邀请他去上海市胸科医院师从刘旭教授做博士后工作。韩冰当然十分珍惜这一难得的机遇。做博士后期间,韩冰以主要负责人承担室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治疗与研究方面的工作,所完成的病例数及手术成功率名列上海市前茅,在国内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同时,他还更为熟练地掌握了房颤射频消融治疗。

  2010年4月,已在国内医学界产生一定影响的年轻的医学专家韩冰,面对上海市胸科医院领导和导师刘旭教授的再三挽留,他矢志不忘多年求学的初衷,不忘徐州市中心医院领导及同事的信任和期待,不忘为淮海经济区的广大患者服务,毅然放弃了上海市胸科医院优厚的工作、生活待遇和良好的科研条件,回到了徐州市中心医院。回院后,在院领导的支持下,韩冰带领同事们独立成功开展了房颤及复杂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心脏再同步化治疗等高新技术,从而结束了此类手术以往依靠外请专家的历史,而这几项技术正是近几年来心脏电生理领域最具代表性、最前沿的热点,目前江苏全省仅省人民医院和徐州市中心医院两家医院能够独立开展,这标志着徐州市中心医院已跻身国内心脏电生理领域的先进行列。

徐州日报

做心脏电生理领域的领跑者
——记徐州市中心医院心脏诊疗中心副主任韩冰
2011—5—17 

  晚上10点,第5例手术结束后,韩冰终于有机会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每个手术日都是这样的,最晚时要忙到第二天凌晨。”他的助手说。

  从1995年独立开展第一例手术至今,年仅43岁的韩冰已经在手术台上站了16载春秋,多个“第一”的创造史,使他成为苏北地区心脏电生理领域的领跑者。

  把一流的技术带回苏北

  回到徐州,用一流的医学技术造福苏北人民,是韩冰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1991年,毕业于南京铁道医学院临床医疗系的韩冰,被分配至徐州市中心医院心内科。每天目睹心律失常患者的痛苦之状,看到不少患者从医院失望地走出,千里迢迢奔赴北京、上海求医,韩冰悄悄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他要把一流的心血管病技术带回徐州,给苏北及淮海经济区广大心律失常患者解除病痛。

  1994年,他考取了同济医科大学心血管病专业硕士研究生,师从国内射频消融技术泰斗之一的于世龙教授,研究方向为心脏电生理学及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治疗。

  在于教授眼中,这个严谨而勤奋的年轻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在他的鼓励和信任下,读研第二年,韩冰就独立开展了他医学生涯中的第一次射频消融手术。“术前参考了大量文献,有了十足把握,才敢拿起手术刀。那次手术很顺利,一个半小时就结束了,病人很快康复。”16年前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如今,他已担任徐州市中心医院心脏诊疗中心副主任,但面对每一位病人时,仍保持着当年的严谨作风。

  3年的读研期间,在于世龙教授的指导下,韩冰熟练地掌握了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技术。毕业后,他回到徐州市中心医院,利用所学开始完全独立地开展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手术,手术成功率在99.8%以上,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几年后,一项崭新的技术引起了韩冰的关注——房颤消融。房颤,一种最为常见的心律失常,其常见症状是心慌及活动后气短,如患者合并存在心功能不全、冠心病等,发生房颤将成为心衰或心绞痛发作的“导火索”;还可导致脑卒中等致残致死性并发症。临床上,80%以上的脑梗塞是由房颤所引起。

  以往,房颤的常规治疗方法有四种:一是药物治疗,虽简便易行,价格低廉,但总体有效率不高,需长期服用,且不能根治;二是电复律,仅有即刻治疗作用,既不能根治,也不能避免其复发;三是安装起搏器,仅适用于因合并心动过缓而需要起搏治疗的患者,且价格昂贵;四是外科手术,虽然有效率相对较高,但因其必须开胸而创伤大、风险高、恢复慢,很多患者及其亲属难以接受。

  与以往药物治疗房颤等治疗方式相比,房颤消融技术具有疗效高、能根治、创伤小等优点,使房颤治疗不利的状况有了根本改善。然而,这一技术当时在苏北地区的使用一直是空白,不少患者只能远赴京沪进行治疗。

  韩冰暗下决心:继续求学,将先进的房颤消融技术带回苏北。

  2005年,韩冰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原同济医科大学),攻读心血管专业博士研究生。读博士期间,他在上海市胸科医院心内科主任刘旭教授领导的小组学习房颤消融。当时,这个小组在近5年内每年完成的房颤射频消融手术例数均居全国第一位,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

  在刘旭教授的小组学习期间,韩冰对房颤消融技术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并积累了一定的操作经验,得到了该院心内科专家们的器重。2008年博士毕业后,在刘教授的邀请下,韩冰到上海市胸科医院师从刘旭教授做博士后工作。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做博士后期间,韩冰以主要负责人承担室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治疗与研究方面的工作,共实施室性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术100余例,创下同期上海地区个人手术例数和成功率最高纪录。

  2010年4月,已在国内医学界产生一定影响的韩冰,面临着人生的一次重要抉择:留在上海市胸科医院工作,或者回到徐州。一边是无数人向往的繁华大都市,优厚的待遇、良好的科研条件;一个是自己矢志回报的家乡,缺乏一流的技术和人才。

  韩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回到徐州,用一流的医学技术造福苏北人民,这个当初他许下的诺言,实现了。

  一封来自阿联酋的感谢信

  2010年8月19日,徐州市中心医院收到一封来自阿联酋的感谢信。信中,这位名叫SULAIMAN的阿联酋患者特别对韩冰表达了谢意,并对“中国的高超艺术”表达了赞叹和感激。

  SULAIMAN是一位61岁的阿联酋商人,已有10余年心脏病史,就医足迹遍布埃及、英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心悸和胸闷等症状在他经商的过程中时刻折磨着他。

  去年,SULAIMAN来徐探亲,再次出现心悸症状并持续3天未有缓解。想到年纪已大,如果再不根治心脏病,恐怕有生命危险,SULAIMAN和家人商量决定,在徐州根治自己的心脏病。

  当然,他不敢轻易以性命来赌博。之所以选择徐州市中心医院,正是因为他的家人及朋友一再向他提起这位“了不起的好医生”——韩冰。

  8月2日下午,SULAIMAN住进了中心医院的心脏病重症监护病房。三天后,韩冰为SULAIMAN实施了房颤射频消融术。手术十分顺利,SULAIMAN的心脏病完全根治了。

  8月15日,SULAIMAN康复出院回国。

  而韩冰这个名字,也将随着这位阿联酋商人的经商足迹,传遍世界各地。

  从医16年,韩冰已经记不清,自己挽救过多少濒危的生命。自1997年以来,他已独立或指导他人完成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射频消融手术2500例以上,在苏北地区三级医院中无人可及。

  在江苏省,房颤及复杂性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心脏再同步化治疗等高新技术,只有省人民医院和徐州市中心医院两家医院能够独立开展。而这些全国领先的新技术,都是由韩冰率先开展的。

  他日复一日的钻研着、探索着,不知疲倦。支持他的,是他对患者深厚的爱与责任。

  “一个医生一生会做很多手术,但对患者来说,一生可能只会做这一次手术。而

  这一次手术,对他们来说,就是生死抉择。”仁心仁术,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病人把生命交给我,我必须对他们负责。让更多人健康地走出去,是我努力的方向。”从第一次走上手术台,16年来,他默默兑现着这份对病人的承诺。

  一个医德高尚的医生,必然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见过韩冰的人都说,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谦和、儒雅。深入交谈下去,他坚持回徐州的决心、对病人的责任心、对职业的热爱都让人深深感到一种人格的魅力。

  走出手术室,很多患者和他成为了朋友。凡是被他救过的人,都对“医生”这个称谓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一个10年前被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男孩儿,至今每到过节,仍会第一时间给他发来祝福。在最近的一次短信联系中,韩冰叮嘱他:依靠高尖医学技术,可以改善病情,但如果不好好控制,还是有危险。大部分病还是靠预防,要靠自己,不能靠大夫。你年纪还轻,要从现在起就控制饮食,加强锻炼,避免以后心脏再出问题。

  其实,这个联系了10年的患者,韩冰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但是,他曾经是自己的患者,他的健康,就永远牵动着他的心。

  这就是韩冰,一个把身心交给患者的仁医。他用16年不变的严谨和爱,践行着“济世救人”的至高真理。

  毅力和博学 使他创造多个“第一”

  每个周二和周四,是韩冰的手术日。这一天,他的手机通常都不是本人接的,从早上8点到夜里10点,他几乎不曾下过手术台,有几次甚至一直忙到凌晨4点多。

  碰到疑难杂症是很正常的。几乎每个月,他和他的团队都会遇到几个复杂的手术,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让人兴奋的挑战。

  因为,这是对一位医生毅力和知识的考验。

  2010年7月,76岁的刘老太前来就诊,最近10年她一直有胸闷、气短、心慌的症状,被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后来,症状愈发严重,平地行走数十米即会感到心慌、气喘。

  心电图检查显示:刘老太患有房颤。

  刘老太希望接受“房颤射频消融治疗”。这对韩冰来说,并非难事。

  但韩冰认为,刘老太的二尖瓣狭窄已达到中重度,单纯实施房颤射频消融手术而不解决二尖瓣狭窄问题,患者的心功能仍不能彻底改善。为了达到最佳治疗效果,经科室讨论决定,由心内科两个治疗专业组为刘老太同期实施房颤射频消融+经皮二尖瓣球囊扩张手术。

  这无疑是对自我的一种挑战。这种复杂的联合手术,至今国内仍仅有少数大医院能够开展,他们,能够顺利实施吗?

  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7月13日,韩冰所在的心内科心律失常治疗专业组首先对刘老太实施了房颤消融手术,历时两个小时,顺利完成。此时,刘老太的心律已恢复正常。紧接着,先天性心脏病及瓣膜病专业组的两位医生通过前面手术保留的一根房间隔穿刺鞘管送入二尖瓣球囊扩张导管,历时一个小时,使患者的二尖瓣被充分扩张。

  三个小时后,刘老太安然返回病房,心率正常,胸闷、气短、心慌症状完全消失。

  76岁的老太太像个孩子一样哽咽起来。“我这是走了一回鬼门关啊!”

  就在记者采访前,刘老太在随访电话中告诉韩冰,现在她一切正常。

  这一例手术,注定将被载入徐州医学发展的史册。它标志着徐州市中心医院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及经皮二尖瓣球囊扩张治疗技术已经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更标志着徐州市的心脏诊疗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这样的“第一”,在年轻的医学专家韩冰身上,还有很多。

  去年5月,一位心脏早搏达到了2万多次的女性患者,在市中心医院成功接受韩冰进行的射频消融术治疗,为徐州地区射频消融治疗心律失常填补了一项空白;去年10月,一个心脏结构完全畸形的年轻女孩儿被诊断为“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靠着经验和大胆创新技术,韩冰硬是把这个上海大医院都不敢做的手术给做成功了。

  这几场手术,都需要进行3-4个小时甚至更久。穿着重达20斤的防辐射铅衣,每场手术过后,韩冰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

  手术台,就是他的战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踏上战场;战争打得再久,他也会坚持到胜利。而胜利的秘诀,就是坚持的毅力和渊博的知识。

  作为知名专家,韩冰主要负责一些比较复杂的病例。即使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很多病人的情况也常常闻所未闻。每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韩冰都会在术前大量阅读中外文献,寻找可供借鉴的经验和做法,不做手术的时候,他每天都会坚持2-3个小时的学习。

  “医学技术是在不断进步的,不随时学习,随时提高,很快就会被淘汰。”

  很多医生即使做了多年手术,技术仍在原地踏步,韩冰认为,缺乏毅力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手术台上,遇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很多,有些人怕担责任,退缩了,放弃了,那么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依然茫然;但如果坚持下去,大胆尝试,往往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收获。

  这么多年来,走上手术台的韩冰,从来没有中途退出过。